• 返回: 紈绔女星:帝少被甩了

    第六百五十四章 怎么會這樣

    畢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她當時的確不敢確定,而且覺得就算真的有什么,秦老大也不會瞞著她,也就沒再追問。

    如今想來,那段時間,她真的錯過了很多事情。

    巖巖她怎么能因為顧家的人去傷害她大哥呢?!她怎么可以?

    這是第一次,蘇巖從蘇女士看她的目光里,見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意。

    蘇巖也知道自己做得過分,但是事情已經發生,她已經沒有了后悔的機會。

    “對不起,媽,對不起……當時為了讓您安心待產,我不敢用這些事情來鬧您。”

    蘇巖這話,讓蘇女士眼底的冷意瞬間褪散。

    她的眼角也不自覺地滑下了眼淚。

    她知道的,她能夠想到的。

    她在這個家,所有人都在為她著想,只是她自己蠢,自己笨……

    “還有呢?”

    她知道,蘇巖沒有說完,這件事……還沒有結束。

    蘇巖攥緊了蘇女士的袖子,似乎回憶起了什么,陷入了一種強烈的不安。

    好一會兒,她才按下這種躁動的情緒,哽咽著繼續道:

    “后來,他因為失去我,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在出任務的時候,被人開了一槍,他本來可以躲的,但他沒有……我,我再見到他的時候,他渾身是血地躺在那里,毫無生氣……”

    “媽,您還記得曉佐嗎?就是我以前跟您說的,那個很厲害的外科醫生,丁曉佐,連她都差點沒救活他,媽,你能想象當時我有多絕望嗎,因為,都是因為我,他顧言痕差一點就醒不過來了啊……”

    蘇巖越說,手指越發顫抖得厲害。

    顧言痕在病床上躺著的那些天,真的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如今哪怕僅僅只是回憶,她都依舊心驚膽戰。

    蘇女士最是了解蘇巖,自然看出她的緊張和無措。

    她能明顯地感覺到那個叫顧言痕的男人在蘇巖心目中的重要性,突然無力地閉上了眼睛。

    蘇巖低泣中的訴說還在繼續:

    “媽,他您還記得上次我在沙漠差點遇險嗎?當時是他救了我,他為了我,已經幾次三番差點丟掉自己的性命,他故意挨上這一槍是因為,可是他會被打這一槍,也是因為我。”

    蘇女士倏然睜眼:“什么意思?”

    蘇巖的淚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視線,但她抬起了頭,極力睜眼去與蘇女士對視,一字一頓地道:

    “因為……開槍的人,叫蘇遠。”

    蘇女士幾乎沒站穩,好在一旁就是欄桿,她下意識伸手扶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漸漸凝固。

    “你說誰?!”

    一直注意著蘇女士動靜的蘇巖見蘇女士險些跌倒,心下心中一緊,好在蘇女士及時穩住身形,她這才長舒一口氣。

    又聽到蘇女士的問話,蘇巖苦笑:

    “媽,你不知道蘇家父子來c國做了什么,他們避開官方,聯合各地的黑色勢力尋找您的下落,他們是外來者啊,顧言痕身為軍區少帥,自然不能放任他們在c國的地盤上放肆。”

    “他們一路查到s市,打聽到一份二十幾年前的打撈名單,為了確定你在不在上面,他們和一個危險的人合作,顧言痕為了阻止他們,搶先一步拿到了名單,蘇遠想要拿回名單,所以朝他開槍。”

    說到這兒,蘇巖停住了。

    也不是停住,只是淚水太多,多到她已經哽咽到無法發出自己的聲音。

    蘇女士沒想到中間還有這樣的前因后果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過了好久,蘇巖才緩緩平復下來,用幾乎哀求的聲音,努力去為自己做最后的爭取。

    “媽,我不想這樣的事情再出現了,你讓我跟他分手,無異于是要我親手殺了他啊!我怎么能忍心啊媽……我是真的,很愛很愛他的啊……”

    蘇女士的眼睛閉著,卻有液體順著她的臉頰,大滴大滴地滴落,偶有幾滴掉在蘇巖的身上,不知道滾燙著誰的心。

    寂靜別墅里只剩下母女的低低的哽咽聲。

    很久之后,蘇女士才再次開口,然而這一次,她說出的話,卻像一記重錘,在蘇巖的心上砸下了重重一擊。

    “哪怕,顧開寒當年差點殺了我們母女,哪怕你大哥的親生母親是因為顧家而死……你也還是要堅持和他在一起嗎?”

    這話一出,蘇巖震驚到忘記了哭泣。

    她沒想到,她預想中最壞的情況,真的發生了。

    甚至她所認為的最壞的情況,還僅僅只是猜對了一半。

    顧開寒要殺蘇女士,她能想到,可是大哥的母親也是因為顧家而死……這怎么可能呢?

    蘇巖搖著頭,根本不愿意接受這樣的真相。

    “媽,你是騙我的吧?假的,你告訴我,這都是假的,對不對?”

    前者,蘇巖信,但要說喬慧是因顧家而死,她不信。

    如果喬慧是因為顧家而死,顧開寒不會不知道。

    而分明,在當初顧開寒給顧言痕資料的時候,他是很堅信喬慧還活著的!

    她不相信,她一點都不相信。

    這一定是蘇女士為了逼她分手而編造的,她不信……她不信!

    但是蘇女士卻一點不給她自欺欺人的機會。

    “我沒騙你,巖巖。我今天之所以能站在這里,就是因為當初顧開寒派了人要殺我,我情急之下跳入海中逃脫,而那個時候,秦家剛好遭受重創,你大哥的親生母親,她叫喬慧,剛好死在了那片海域。”

    “你爸機緣巧合之下救了我,而喬慧,卻葬身海域,尸骨無存……”

    很多往事,因為長期埋在心底,我們不曾去翻找,便自以為是地以為真的過去了。

    而當我們再次談起,卻發現,傷口從未結痂,它依舊猙獰可怖地留在那里,鮮血淋漓。

    就像現在,蘇女士以為事情過去了那么久,她應該可以平靜地敘述曾經的一切。

    但話一出口,她就發現,自己做不到。

    她依舊恨著那個人,依舊在意顧開寒的欺騙,依舊心有不甘。

    鋪天蓋地的過往將她淹沒,痛入骨髓。

    而聽到蘇女士那幾個用詞的蘇巖,心如擂鼓胸,腔中似乎堵著一口氣,讓她整個人都覺得煩悶而焦躁。

    她不愿意去相信,可她看得出來,蘇女士沒有騙她。

    怎么會這樣……


    本站域名變為  www.eodbyk.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达人3d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