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阿斯加德的圣騎士

    340 【滅霸的方案】

        “在資源枯竭之前,我們主動消滅一部分人口。”薩諾斯說道。

        “什么!”不少人都大驚失色。

        一個人更是拍案而起,怒斥道:“屠戮自己的族人,薩諾斯,你在開玩笑嗎?”

        薩諾斯看向他:“那么你有什么高見?如果不主動縮減人口,我們一百年內就會亡族滅種,到時候死的可就不止是一部分,而是全部。”

        那人不甘示弱:“無論如何,我們也不能將屠刀揮向自己的族人!”

        “所以你并沒有任何高見?”薩諾斯說。

        那人一滯。

        薩諾斯頓時冷哼一聲:“哼,沒有建議就不要批評,否則只會顯得你很愚蠢。”

        “你說我蠢?”那人憤怒地質問。

        “是的。”薩諾斯干脆地承認,同時冷冷地盯著他。

        “你!”

        克羅諾斯敲了敲桌子:“肅靜。”

        大廳終于恢復了幾分安靜,但還是有人說道:“我不認可這樣的提議,簡直荒謬。”

        克羅諾斯也說:“薩諾斯,你剛剛的提議確實欠考慮……”

        “這需要考慮嗎?”薩諾斯不服氣地反問,“全部滅絕和部分滅絕,難道有人想選擇前者?”

        他看向在坐四周:“你們當然可以反駁我的提議,但你們應該用更好的提議來反駁,而不是「這太殘忍了」、「簡直荒謬」這種幼稚的、毫無價值的抱怨。”

        一個人猶豫地說:“我們可以節制資源的使用……”

        “我們已經很節制了。”薩諾斯看著他,“在坐的各位當然沒什么感覺,但多數族人的生活早已在溫飽線徘徊。”

        “現在的情況再怎么節約,也于事無補。永恒神族想不亡族滅種,只能先自我消滅一部分人口。”

        克羅諾斯看著他:“你打算消滅哪部分族人?”

        “隨機。”薩諾斯說,“我設計了一個方案,可以保證整個過程的公平性,所有人都以均等的概率決定生死。”

        “……被死亡選中的人,可以通過服用藥物安靜地逝去,而不必在未來被饑荒與戰爭殘忍地殺害,我們的族群也得以延續,這是最佳的方案,也是滅亡之外唯一的方案。”

        幾十個人互相看了看,沒說話。

        薩諾斯看著克羅諾斯:“祖父?”

        克羅諾斯沉默片刻,卻最終搖頭:“還是先節制一下資源吧……從今天開始,全族所有人都按照最低標準發放生活物資。”

        “好了,各位都回去吧。”

        說罷他便當先起身,離開了大廳,眾人隨之各自散去,只剩下薩諾斯一人。

        薩諾斯獨自坐在房間里,沉默許久,一直坐到傍晚,最終也只能默默離開。

        大廳內尚算金碧輝煌,但一出來,走不遠,目之所及便是種種凋敝景象。

        失修的建筑,破敗的道路與橋梁……以及作為這一切底色的昏暗天空,幾乎是一副末世的景象。

        遠處的天邊,一輪紅日緩緩落下,使天色愈發漆黑。

        “薩諾斯。”

        薩諾斯聞聲轉頭,隨即難得地露出一絲微笑:“塞希拉,好久不見。”

        在他身后卻是一個留著黑色短發的美麗女性,她走過來,也微笑著問道:“你剛剛去參加會議了嗎,都談了些什么?”

        薩諾斯嘆了口氣:“沒有,沒談什么,毫無進展,他們否決了我的方案。”

        “你的方案是什么?”塞希拉問。

        薩諾斯緩緩說道:“最多再過一兩百年,泰坦星的資源就要枯竭了。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免最差的結局,提前消滅一部分人口,以保證永恒神族不至于滅絕,這正是我的方案。”

        塞希拉沉默。

        薩諾斯等待了幾秒,然后忍不住直視她的面容,卻看到了和之前大廳內大部分人相似的神情。

        這讓他不禁握起了拳頭,深深失落之余又有些氣憤:“你也不認可我的方案嗎?”

        “這……太殘忍了。”塞希拉低頭說道。

        她的這句話,讓薩諾斯的臉色一陣翻騰,許久才恢復平靜。

        薩諾斯深吸一口氣:“在宇宙絕大多數文明內都流傳著一個類似的難題,一般被稱為「電車難題」。”

        “電車難題,什么意思?”塞希拉顯然沒聽過。

        薩諾斯繼續說道:“有一輛沿軌道行駛的電車,它的控制裝置發生了故障,于是它只能轉向,而無法停止。”

        “此時,在這輛電車的前方有兩條軌道,一條軌道上有五個人,另一條軌道上只有一個人,作為駕駛者,你是會選擇撞向那五個人,還是會選擇撞向那一個人?”

        塞希拉聞言眉頭鎖起,陷入了思索。

        薩諾斯卻替她答道:“毫無疑問,所有人都會選擇犧牲那一個人,以挽救那五個人……我提出的方案不正是這個嗎?”

        “不。”結果塞希拉卻搖頭。

        薩諾斯駐足,困惑地看著她。

        塞希拉也停下來,只聽她說道:“看上去似乎是這樣,但如果換一種情景呢?”

        薩諾斯:“什么情景?”

        塞希拉說:“病房里有五個瀕死的患者,一個需要移植心臟,一個需要移植肺臟,一個需要移植肝臟,一個需要移植腎臟,一個需要移植脾臟。”

        “正好在這時,一個健康人從病房路過,如果你是醫師,那么你會選擇犧牲這個人全部的器官去拯救病房里的五個人嗎?”

        薩諾斯一愣,低頭思考了幾秒,眉頭卻沒有舒展,反而有些慌張:“不,不對,塞希拉,你一定偷換了某些概念,讓我想想……”

        塞希拉并沒有給他思考的時間,緊接著又道:“薩諾斯,你有著令人欽佩的勇氣和智慧,你曾是我的偶像,但不得不說,有些東西你并不理解。”

        薩諾斯看著她,張著嘴仿佛要說什么,但卻半天說不出話來,像石化了一般。

        “我還有事情,我先走了。”塞希拉隨即與他道別,轉身匆匆離開,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著她消失的背影,薩諾斯雙拳緊握,怒吼一聲。

        “轟!”身旁的一根石柱被他摧毀,碎石飛濺。

        “這是唯一的方案!”

        ();

    本站域名變為  www.eodbyk.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达人3d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