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是這樣的作者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以拳靜心,方可行事

    “現在想要動手,已經是來不及了,咱們現在能做的,只能是散播一下咱們的功勞,體現出我等在攻克洛陽這件事上的重要性,這樣才不至于被人壓倒。”

    寬敞的開間中,闞廈緩緩行走,壓低聲音與身邊的郭壽說著。

    郭壽點點頭,同樣低聲回應:“確是如此,不過真是可惜了,沒想到陰差陽錯的,我那位族叔,居然還立了功勞了,若不是武將軍帶人過去了,我的謀劃差點就成了,真是可惜了……”

    說著他連連搖頭,滿臉的遺憾,但轉眼眼中一亮,又道:“這些也不必多言了,我等也不是毫無機會,畢竟外面都傳其人已棄暗投明,但你我都很清楚,咱們那位郭將軍這心里,可是一點都沒想過要投降。”

    闞廈則道:“但現在沒有人敢輕易挑明這點,除了那些糊里糊涂的,其他人都是將錯就錯,畢竟這涉及到君侯的整體戰略!”

    “話是這樣,可對外怎么說,其實也無所謂,關鍵是我那族叔,是不是真的會被君侯看重,會被看功臣,那可是有區別的,若是君侯真的看重他,那他就是郭家之重,未來在兵家中也有位置,可若只是明面上褒揚,過了這陣子,又有什么意義?”

    “是這個道理……”闞廈點點頭,然后二人走出開間,來到了一處庭院。

    “嘿!哈!噫!”

    呼喊聲從前面傳來,循著聲音看過去,就見到一個略顯踉蹌的身影,正在院子里面揮舞著拳腳,只是輾轉騰挪的幅度很小,顯得笨重、遲鈍,所以盡管幅度很小,可每一下,都讓他有些站不穩。

    “一大清早,怎么就讓將軍這般折騰?若是惡化了傷口……”看著看著,闞廈就對一個正在走過來的仆從這般說著。

    那仆從滿臉苦笑,說道:“我家主上有令,我等如何攔得住?”

    郭壽卻道:“這是我郭家的強身拳,不是打法,只是單純的練法,強健筋骨的,能活絡筋骨氣血,伸筋健骨,實是養生的法門,有利于傷勢恢復的,不過這套拳法講究意在勁先,兩相配合,若是重傷,便是抬起拳頭也難,族叔能練起來,說明他的傷勢已經好轉了……”

    “你們來了。”

    另一邊,郭集材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從旁邊仆從的手上接過毛巾,擦了擦汗,就披上了大氅,整個人立刻氣度威嚴。

    “是的,我等來看上官。”闞廈猶豫了一下,還是拱手行禮。

    郭壽就相對隨意了許多,但也是禮數周道,跟著就道:“叔父的精神已經好了很多,氣色紅潤了。”

    “某家現在除了打拳,也沒有事情能干,”郭集材擦了擦手,邁開步子,“走,咱們進屋說,那邊已經準備好了膳食,你們也吃一點。”

    “我等吃過早飯,才過來的。”闞廈客套了一番,看著那位面色平靜的上官,有些摸不清對方底細了,不知道這位將軍是不是清楚了自己的處境。

    畢竟,按理說,哪怕最初誤會了,這么些時間過去了,總該有所發現了,畢竟郭集材是能為一方統帥、名揚一方的人物,更得永昌羅致遠看重,如果連這點眼力勁兒都沒有,在沙場上縱然不死,也不可能統領眾多兵馬,最多為一先鋒猛將。

    更不要說,他最近還和武暢打得火熱,那位可是個管不住嘴巴的主,真有什么事,早就說得一清二楚了,哪里還需要猜?

    即使上面有禁令,還有君侯的提醒,武暢會刻意收斂,但本性難移,在二人想來,有所泄露,那是在所難免的。

    “吃過了好,吃過了好!”郭集材點點頭,指了指屋里,“那也到里面說,某家得多吃一些,養傷、練武,飲食必須跟得上,不然要留下病根,身子還會垮了,那可就真是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

    聽得此言,闞廈與郭壽對視一眼,兩人心領神會,都意識到,這位將軍應該是看出什么苗頭了,至少不像最早的時候,那般迷糊了。

    屋子里果然擺好了飯餐,滿滿一桌子,有蔬菜、有瓜果,還有白肉、紅肉,再加上一大盆的湯水,那湯水里面還打著雞蛋碎。

    人還沒有走過去,就先聞到了一股香氣。

    “我現在要全力恢復,這里里外外的人也不虧待我,武暢那廝也經常過來,給了不少便利,所以早飯的量也大了點,你們若是沒有吃飽,盡可以吃!”

    郭集材說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拿起一團肉,撕咬起來,吃得津津有味。

    闞廈二人對視一眼,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他們這次來,其實也有打探的目的,然后才好布局,沒想到見到的郭集材,卻這般生龍活虎。

    一時之間,二人都不知該如何開口了,最后只能簡單的敘舊,說些讓郭集材放心修養的話,至于其他的,因為摸不著郭集材到底知道什么,他們也不好說得太清楚,畢竟這些個事,一個掌控不好,可能就要犯忌諱,畢竟他們也是降將,不是跟著李懷來的官兵,很多地方,一樣有著限制,不敢逾越。

    更何況,在整個談話的過程中,郭集材都是大吃大喝,沒有半點擔憂的樣子,也使得的闞廈、郭壽二人難以全神貫注的說話。

    這般局面,只是過了一會,兩人就起身告辭。

    等人一走,郭集材擦了擦嘴,看著近乎被一掃而空的飯桌,看了身邊滿臉憂色的心腹,淡淡說道:“先前因為受傷,加上局面突變,腦子里一懵,上了這兩個人的當,葬送了洛陽不說,也把讓我在侯爺面前失了義,此有違某家之誓,唯有行大事,破釜沉舟,才能洗刷此冤!”

    那心腹嘆了口氣,抱拳道:“主上何必如此?如今大勢已去,那定襄侯多智近妖,便是永昌侯親至,又有什么用來?您身負眾多,若是一時沖動,恐怕遺禍不小啊,若真個不甘,不如就此歸隱,也算……”

    “我并無不甘,幾日起起伏伏,反而看破了些事,當下我不是忠于永昌,而是要忠于自己!現在沒了兵權,也沒有了前程,連自由都無,性命捏在別人手上,已經沒有什么好多想的了,你看我現在多平靜,練拳之后,心靈清明,所以我現在非常清醒,因此可以行事。”說著說著,郭集材話鋒一轉,“對了,和那邊的人聯系上了嗎?”

    那心腹剛要說話,外面忽傳急促腳步,然后就有人過來稟報,說是定襄侯來了!

    郭集材一聽,眼中就是一亮!

    :。:

    本站域名變為  www.eodbyk.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达人3d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