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氏春秋錄

    第一百八十七章 遇阿甲疑疫病發作 返營地知藥材缺虧

        武維義言罷,便是起身燃起一根火把,向前往聲音來處是緩緩的摸爬了過去。
        
            突然,他只覺得是腳下一軟,竟感覺是踩到了什么活物一般!武維義迅速是把腳給挪開,低頭一看,果見是一副黑黢黢的身軀橫在了腳下。
        
            此時,只見這黑色的身子是蜷縮成了一團,狀如喪家之犬一般。看上去格外的凄涼恓惶,武維義俯下身去是輕喚了一聲,卻不見那人是有任何的回應。
        
            此時,一直走在身后的墨翟也是跟上前來,見得此人,便是低聲言道:
        
            “兄長,此人……怕是已然死了吧。”
        
            武維義沒有說話,蹲著身子又探出手指是放在此人的鼻翼之下,只感覺此人人中處居然還微微發燙,而鼻翼之下亦是氣若游絲一般的懸著一口氣。
        
            武維義起身后立即是扭過頭去與墨翟回道:
        
            “此人一息尚存!快!快將此人抬走!”
        
            幾個僰人聞訊便趕忙上前,一齊動手是將那人給抬起往回趕去。待是回到了營地,眾人又圍成一團,想要看看此人到底是如何了,卻被武維義是厲聲呵斥道:
        
            “全都速速退下!此人身患惡疾,怕是要過人的!”
        
            眾人聞得此言,瞬間是往外退了一圈,而武維義手上的火光亦是透過人縫將此人的臉給映照了分明。頓時,只聽得周圍是有僰人脫口而出:
        
            “啊?!這……這不是阿甲嗎?”
        
            武維義聞得此聲,突然是轉過身來并是與他們詢問道:
        
            “哦?!此人你們都可認得?”
        
            “如何不認得!他也是僰人,與我們幾人是同屬一處寨子的……此人素來是身體健朗,體壯如牛,卻如何幾日不見,竟是病成了這副樣子?眼看著好似是連命都要沒了半條似的。”
        
            聽見這個僰人如此說來,武維義的臉色卻是愈發的陰沉起來,只覺此事必然是非同小可:
        
            “所有人且都散開,賢弟!你留下來幫著為兄……”
        
            此時,仰阿莎見他二人這般慌張,卻反而是有些好奇的湊了上來:
        
            “咦?!這不是阿甲叔嗎?阿甲叔素來俊朗,寨中好幾個小阿姨可都是中意于他的,阿莎亦從未見他是患過什么病癥,怎會變得如此?……若是病了,就更應該是踏踏實實的待在山下,卻為何是會出現在這里?”
        
            墨翟見仰阿莎與那人是離得太近,便趕緊是上前阻攔道:
        
            “阿莎姑娘!……莫要湊近!此人怕是染了疫病!是要過人的!”
        
            “切!我阿莎卻是何人?!我自小便是練蠱無數,卻哪有那么容易染病的!黑炭你呀……還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個兒吧!”
        
            聞得仰阿莎如此說,知道他們這一族巫女體質確是異于常人的,因此武維義倒也沒有堅持讓她離開,只與身邊的墨翟又是說道:
        
            “賢弟,且命眾人是趕緊燒水煮些布帕子來,而后用它是遮掩住口鼻部位。另外手上也要盡量裹上一條煮過的布帕,以備不時之需!”
        
            武維義一邊說,就一邊是從身上撕了一塊麻布條子,并是纏在臉上和手上,給仰阿莎和墨翟二人皆做了一個示范。
        
            此時武維義已然確定,這個阿甲應當就是染上了什么惡疾!而且這種惡疾,很可能還是具有極強傳染性的。因此如今一定是要讓眾人都備得一些防護,免得是再惹出新的亂子。
        
            眾人雖不解其意,但畢竟是武先生的囑托,因此自是必須要辦的。待他們三人是一同做好防范之后,武維義便輕輕地拍了拍阿甲的臉頰,發現阿甲此時已是沒了知覺,且額頭依舊滾燙。武維義當即便取下了腰間的水囊,命墨翟是盛了些冰清的涼水來,敷在阿甲額頭降溫。
        
            緊接著,武維義又用一根沖洗干凈的樹棍,挑起一塊煮過的布帕并是捏在手心,掩著口鼻又緩緩的是撬開了阿甲的嘴巴來。
        
            墨翟一眼便是看懂了兄長的意思,于是趕忙是將火把湊近了些與他照明。
        
            武維義借著火光,頓時就看見阿甲的口腔之內,靠近咽喉的部位是紅腫了一片。再將耳朵貼在阿甲的胸口,只聽得阿甲是有些氣急,且胸腔內的尖嘯聲亦顯得是頗為明顯。
        
            而且每當阿甲吸氣的時候,武維義隱約便能聽見其喉嚨里面,似是有一團黏著的雜音傳出。顯而易見,他這病癥即便是尚未入其肺,也至少是感染了上焦各處!
        
            武維義在心中默想著這些事情,并是不由自主的在那說道:
        
            “此處無有醫藥可用,若要救命,必須火速將此人是抬往山下的營地!卻是一刻都不能耽擱!”
        
            思慮至此,武維義便趕緊是轉過了身,是與仰阿莎商量道:
        
            “阿莎姑娘!武某知道你們寨中巫姑當有蠱術可用。且錦織公主她也曾師從過高人,習得一些醫術。若有她們在,或許此人還能得救!”
        
            阿莎聞言,知道如今事態緊急,當即便是回道:
        
            “人命關天,如此看來。我等今夜是不能再在此處歇息了。不如是打著火把連夜趕路,順利的話,拂曉時分或許是能趕到山下營地!”
        
            武維義亦是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嗯,阿莎所言不錯!那便與大伙是知會一聲,我們這就出發……呃,另外,那便有勞賢弟是再做一副擔架來。屆時也好抬著此人回返!”
        
            眾人得訊,紛紛便是各自散開準備。而墨翟則是遵著武維義的意思,找到了五六根結實的樹棍,用樹藤是纏在一起,織成木排狀,中間又墊上些許柔軟的茅草。
        
            “如此抬著,總比兩個人親自動手輕便一些……”
        
            眼看著墨翟是一邊做些活,一邊是在那里自言自語,武維義不禁是會心一笑。
        
            “呵呵,可真不愧是將來的墨家的巨子。但凡是要他作起活來,便是如癡迷了一般。或許這就是老子所謂的‘專氣致柔如嬰兒’了吧……只不過,這副擔架本身倒也不是什么復雜的物件,讓他來做,也可算得上是大材小用了!”
        
            ……
        
            一路無話,眾人只顧著急忙趕路,眼看已到了晨光熹微之時,果然已是能夠隱約見得僰寨的輪廓來了。
        
            仰阿莎雖是有些頑劣,但如今這一去便是離了數日,心中亦甚是思念父母,因此近鄉情切之下,遠遠地便開始是呼喚了起來。
        
            只是這一次,山下卻是沒有任何人來應她,眾人見此異狀,心里不免皆是有些隱憂。
        
            待武維義領著眾人是越下最后一道山梁,在臨近了營地的地方頓時看見在僰寨旁的那一片營地中,竟是橫七豎八的躺著許多的僰人!
        
            眾人見狀,不禁是驚呼一聲,情急之下便奮力是往營地趕去。就在此時,從營帳一側竟是又沖出來幾名僰人,遠遠地便朝著他們是大喊了一聲:
        
            “莫要過來!”
        
            武維義聞聲便是趕緊立住,并是朗聲回道:
        
            “我乃武維義,柯邇遐義何在?”
        
            不多時,柯邇遐義聞得外面是有人叫喚,便立刻是從營帳之中跑出來。只見他如今是面色憔悴,掛著一臉的焦慮。
        
            而待他是見得竟是武維義等人回返,不禁是喜出望外:
        
            “哎呀!武先生!你們可算是回來了!所幸是阿甲終于找見了你們吶!”
        
            杜宇此時聞聲亦是疾速跑出了帳外:
        
            “武郎!”
        
            眾人重逢,一番敘談之后,武維義這才算是大致了解此間情由。
        
            原來,就在武維義等人是離開之后不久,居于營地內的僰人中就開始陸陸續續的得了一種怪癥。而后又過不得數日,僰寨之中竟已是有一半人都病倒了下來。
        
            所幸九黎尤女和主寨中的各位巫姑、巫婆,都通曉一些醫蠱之術。而杜宇又是師從長桑君,略懂得一些溫病的預防。因此這才算是勉強沒讓疫情的危害是繼續擴大。
        
            只是此處如今山道崩阻,寨中瓦屋塌陷,遇上連日的潮雨,寨內所貯著的藥材皆是毀了大半。
        
            因此如今最急人的就是無藥可用,而杜宇和這些個巫姑亦都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而情急之下,她們也只能是臨時想了一個法子。一面是讓柯邇震西,帶領著些許的羌人、僰人是往山中尋藥。另一方面,則是派出了幾個腳力尚可的僰人,上山去尋武維義等人,讓武維義是火速回得僰寨共商對策。
        
            只見武維義微微蹙眉,一臉愁容的言道:
        
            “若是如此說,那想必阿甲他們一行人在出發之前,便已是染了病源。待他們是到了半路之后才相繼發病……而最終卻只剩下阿甲一人是堅持到了野林一帶。而亦是如此,阿甲才會于深夜里是痛泣哀嚎,這才引起了我等的注意……”
        
            此時,只聽杜宇亦是甚為無奈的是與武維義言道:
        
            “武郎,如今情勢岌岌可危。宇兒與眾巫姑雖然都通曉些許的巫蠱醫術,但此刻最大的困難便是無藥可用!……柯邇大哥又是遲遲不歸,宇兒深怕……”
        
            一提及柯邇震西,武維義猛的又是想了起來:
        
            “對了!那柯邇震西他們卻是走了幾日了?”
        
            “是與阿甲他們同時去的,直到此刻卻還尚未回還……只怕是……”
        
            柯邇遐義說道一半,不禁是嚎啕大哭起來:
        
            “這賊老天,真是要斷了我等的生路嗎!”
        
            武維義頓時便明白了柯邇遐義所說的意思,他所說的‘只怕’,大概說的是柯邇震西等人,或許和阿甲一樣,走到一半就是有人發了病。此刻他們非但沒能帶回藥材,怕是連他們自己也都是自顧不暇了!
        
            只見武維義又是在那是沉默了片刻,之后順著河流的方向,又遙望一番遠處的僰寨:
        
            “走!我們且先到寨里看看!”

    本站域名變為  www.eodbyk.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达人3d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