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平天策

    第九百九十三章 咄咄逼人

    :()www.dingdiansk.com,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誰又知道你會成佛還是成魔。”

        蕭衍幽幽的說了這一句。

        他不再停留,手中那枚綠色的玉璽遙遙的朝著林意擊去。

        這枚玉璽還在他的手中,根本沒有飛出,然而一股強大到恐怖的沖擊力,卻是已經直刺他的心脈。

        噗的一聲,林意一口血噴了出來。

        “連這樣的法器擊中你的心脈都不死…”

        蕭衍用一種無比古怪的眼神看著林意,“你還說不是和魔宗一樣的怪物?”

        “罪天璽,連商王朝的這種法器你都找了出來,只是你身為南朝皇帝,藏了這么多的法器,為什么拿魔宗一點辦法都沒有?”林意笑了起來。

        他的笑容里也開始出現了真正的憤怒。

        從一開始到現在,他在得知自己的父親其實并未死去之后,他對蕭衍已經保持著足夠的克制。

        只是他不喜歡任何人咄咄逼人。

        他也絕對不是那種只挨打而不還手的人。

        他也知道對方不可能被自己說服,但若論比惡毒的言語攻擊,論挑撥對方的情緒,他不覺得自己會不如蕭衍。

        “當天你為了對付我師兄,連道宗圣器清欲鐘這樣的東西都動用了,但結果呢,你母后還不是被魔宗所殺,你口口聲聲和當年沈約、何修行一樣簡單的處理事情,怎么,只是憑借這些法器?”

        他憤怒而惡毒的笑著,在發出這些聲音時,他已經將手中的無定環朝著蕭衍砸了過去。

        這無定環在他手中就像是一個銀色的項圈,但隨著一聲破空的呼嘯聲,這無定環在空中卻是奇異的拉長,就像是一條銀色的鞭影朝著蕭衍擊去。

        蕭衍一聲憤怒的厲嘯,他右手的綠色玉璽再次揚起,朝著林意遙遙擊去,與此同時,他的左手五指急劇的顫抖起來,從他掌指之間噴薄而出的真元急速的摩擦,發出了異常刺耳的聲音,在急速的摩擦之中,再次被壓縮的真元就如一片片蓮花的花瓣,隨著他的指尖所指飛了出來。

        轟的一聲巨響。

        林意的心脈前方綻放出一團濃厚的丹汞塵霧。

        那枚罪天璽的詭異力量先行被他用丹汞擋住,與此同時,他跳了起來,一拳朝著蕭衍轟去!

        隨著他這一拳轟出,他的身體氣息頓時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他的身體里就像是有一片海洋涌動,他身體前方的空氣,就像是變成了澎湃向前的潮汐。

        他的身下原本是荒草野地,但當他的身體騰空而起的剎那,他身下的泥地就像是變成了一張彈網,這片泥地迅速的凹陷下去,即便瞬間凹陷了數尺,給人的感覺還像是無比柔軟。

        空氣里出現了一道滾滾的氣浪,就像是一道云。

        林意就像是踏浪踏云而行,只是瞬間,他便已經來到距離自己數十步的蕭衍面前。

        他的一拳,直接轟向蕭衍的頭頂。

        一片片如蓮花花瓣般的真元輕易的將無定環擊落,然后不斷沖擊在林意的拳頭上,身上。

        林意裸露在天辟寶衣之外的肌膚上,出現了道道的血痕,然而這些如蓮花花瓣般的真元在切開他肌膚的剎那,便如同冰片般融化在了他滾燙的血肉之中。

        一種很不舒服,很不習慣的感覺出現在蕭衍的心中。

        他和許多強者交過手,然而他卻從來沒有遇到過林意這樣詭異的對手。

        他所習慣動用的那些真元手段,即便能夠對對方造成一定程度的損傷,然而卻似乎根本無法阻止對方的動作。

        他以沈約留給他的那道符作為開端,原本已經輕易的搶占了先機,但對方只是剛剛開始反擊,他所搶占的先機,似乎便根本就沒有存在過。

        看著那個似乎根本無法阻礙的拳頭,他再次發出了一聲厲喝。

        他唇齒之間迸發出來的厲喝聲,就像是山崩石落。

        隨著他這一聲厲喝,他體內無數經絡之中的真元以恐怖的速度聚集到他的手中,灌入他手中的那枚罪天璽之中。

        他的五指扭曲起來,甚至幾乎無法握住這枚法器。

        在下一剎那,他將這枚法器朝著林意的拳頭砸了過去。

        轟!

        無數的綠光就像是蟬翼一般往外散射出去。

        綠光的邊緣,原本凝聚無比的元氣不斷的流散,變成無數道微黃的氣流。

        林意瘋狂前行的身影在空中戛然而止,接著往后震飛出去,只是他的拳頭依舊保持著前擊的姿態,他的身姿在倒飛之中都顯得無比的穩定。

        罪天璽上的綠光紊亂不堪,蕭衍的身體也在不斷的倒退。

        他的雙腳踏入了泥土之中,雙腳在地上犁出深深的溝壑。

        他的五指依舊死死的握住這枚法器,但是繚繞的綠光和他的真元不斷的切割,沖擊,他的五指顯得更為扭曲,他的指甲完全震裂了,一縷縷的鮮血就像是蚯蚓一樣在他的手掌和手背上游動。

        一抹痛苦的神色浮現在蕭衍的眼眉之間。

        此時只有他清晰的聽到了自己那些指骨之中響起的碎裂聲。

        此時被震裂的不只是他的指甲,他的指骨也已經被震裂了。

        這種劇烈的痛苦直沖他的感知世界,讓他的心臟都微微抽搐起來。

        這已經是很多年都沒有領略的味道。

        他知道林意很強,但根本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已經如此強大。

        他終于明白林意之前臉上為什么一直有那種由心而發的嘲諷和鄙夷的神色。

        “你覺得既然我都不敢對付魔宗,自然也沒有辦法對付你。”

        “只是你還不如他那么強大,而且在當日,我也并沒有這樣的決心。”

        他看著林意,連說了這兩句話。

        在林意的雙腳還未落地之前,數點紅光從他的左手衣袖之中飛起,落在他的口中。

        這是數顆猩紅色的丹藥。

        當這數顆丹藥落入他口中的剎那,藥力便瞬間化開,他的口鼻之中都沖出紅色的氣流。

        可怖的藥力落入他的腹中,在他的體內行走。

        他的眼中神光燦爛,整個眼瞳都像是要燃燒起來。

        接著,他體內的氣血和真元都似乎要燃燒起來,一縷縷的氣流,甚至直接從他的肌膚之中透出來,纏繞在他的身上。

        數條肉眼可見的猩紅色氣流在他的肌膚表面不斷的游走,就像是數條血蛟纏繞在他的身上。

        蕭衍的氣息在不斷膨脹,他的精力似乎前所未有的旺盛,生機也前所未有的強大。

        他體內的五臟和每一個竅位,就像是變成了一口口不斷供給他力量的活泉。

        林意瞇起了眼睛。

        這是可以激發身體潛能的虎狼藥。

        無論是南朝還是北魏,都有這種瞬間激發和提醒修行者力量的虎狼藥,但此時蕭衍吞服的這些虎狼藥,藥性卻是難以想象的猛烈。

        他很清楚這種藥物的力量越是猛烈,對于修行者身體的損傷也越是厲害。

        “爬得太高,跌得太慘,心里便無法承受,說的就應該是你這樣的人。”他看著蕭衍迅速變白的雙鬢和眼角出現的皺紋,寒聲說道。

        

    本站域名變為  www.eodbyk.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达人3d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