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司禮監

    第一百五十章 平埔殲擊戰(三)

    :()www.dingdiansk.com,     完全沒有任何披甲保護的平埔人在皇軍密集彈丸的齊射下,唯有慘叫和哀號,即便他們做好了犧牲準備,那些手中拿著竹矛和竹箭的平埔人也根本無法將手中的武器投擲到對方陣列中。

        尼卡和羅達奧聽到了海鑼聲,那是族長阿加農讓他們趕緊撤。事實上,哪怕阿加農沒有讓人吹響海鑼,尼卡和羅達奧也不可能再不懼死亡的向著漢人的軍隊沖鋒。

        對方是真正的明朝官兵,而非那些不敢招惹他們的漢人移民!

        羅達奧率先后撤,并且呼喊著讓尼卡他們快走,因為漢人的軍隊已經沖上來了。

        “刺刀!”

        熊本小次郎的指揮刀向著前方豎去,第一中隊180名官兵立即將一柄末端為圓形空洞、頂端為尖刀式樣的匕首套在了火銃上。

        這種形式匕首但更長的武器名為刺刀,是由魏公公親自命名。雖然在實戰中刺刀極易折斷和脫套,很多往往成為“一次性”裝備,但刺刀的捅穿殺傷力極大,已經成為皇軍的固定裝備。

        江南制造總局正在研制可以焊接在銃口,并能折疊、且不易折斷,呈棱型,有三面樋的刺刀,聽說這種刺刀是仿制古時兵器三隅矛,威力更大,敵人一旦被捅中就絕對沒有生還的希望。可惜因為技術受限,棱形刺刀的研制尚未取得突破,因而目前軍中裝備的還是這種“一次性”刺刀。

        “為了皇明,前進!”

        “風林火山”的旗幟一躍向前,180名具有豬頭精神的皇軍官兵以大無畏、決絕的姿態向著平埔人沖殺而去。

        已然被對方鐵槍打的發懵的平埔人一下被皇軍的氣勢壓倒,驚恐在一瞬間爆發,所有人掉頭就跑,尼卡這個族中的勇士也在跑,并且跑在最前面。

        很快,戰場就成了一邊倒。前面是倉皇逃命的平埔人,后面是勇猛直前的皇軍官兵。

        和去誘敵的尼卡他們相比,阿加農這邊還要鎮定一些,雖然漢人軍隊的戰斗力超出了他的想象,尼卡他們損失慘重,但是他的目的也達到了——漢人的軍隊正在被誘往獵場。

        在那里,密林將是這些外來人的葬身之地!

        只是,有一點讓阿加農十分擔心,東南方向正在往獵場轉移的女人和孩子們遇上了麻煩,一支漢人的軍隊正在穿過寨子向她們追擊。

        組織轉移的族人試圖將這支漢人的軍隊擋住,可是在付出了數十人的傷亡后,他們不得不放棄抵擋,將希望寄托于女人孩子們能跑的快一些。

        “給熊本中隊長記三等功一次!”

        自家官兵勇猛向前,戰場瞬間取勝,生番野人狼狽而逃,千里鏡中的這一幕讓九太爺十分的高興,并且迫不及待的召來傳令兵,口述了他給侄重孫的捷報——“乙卯日,東風,雨。”

        “東風,雨”是大本營對于報捷的制度,凡各部上報“東風,雨”,即大捷。

        “傳令,第一聯隊并旅團衛隊全部投入戰斗,嗯,”九太爺抬頭看了看太陽,“天黑之前結束戰斗!”

        說完,九太爺將大煙袋扔給侄兒魏大元,“走,去瞧瞧平埔人的老窩有啥寶貝,瞧中什么好的只管拿,六大爺賞你的!”

        “謝六大爺!”

        魏大元樂得嘴都合不攏,到底是自家大爺,沒說的!

        ........

        步兵第一大隊的追擊成果巨大,沖殺在前的第一中隊表現讓大隊長徐興十分滿意,已如喪家之犬的野人在第一中隊的豬頭攻擊下紛紛斃命。沿途不時能看到被刺刀捅穿的野人或躺或趴,任由鮮血從身體涌出。

        第一大隊補充的一百多新兵們表現也可圈可點,雖然他們戰前只經過短暫訓練,并沒有實戰經驗,更談不上戰場殺敵,但在老兵的帶領和感染下,新兵們同樣顯得勇敢。有一個名叫陶大義的昆山兵更是擊斃了兩名野人,在此之前,這家伙可是連雞都沒殺過。

        總體上,新兵顯得次了一點,但這個次不是戰斗本領也就是訓練的次,而是殺戮之次,他們的身上明顯沒有老兵們那種斬盡殺絕的凌厲。

        但,徐興已經相當滿意了,這當兵的哪個是天生就會殺人的呢。

        旅團長的命令很快就送達過來,徐興不覺得旅團長太過樂觀,他也認為天黑之前一定能結束戰斗,因為野人們實在是不堪一戰。

        戰前那些治安隊員們把平埔野人說的怎么怎么兇狠,現在看來,用魏公公的話講,都是一群紙老虎嘛。從前平埔人兇狠,不過是因為他們的敵人太弱!

        前方東南方向,有十幾個逃跑的平埔番被第一中隊圍住了,皇軍有優待俘虜的傳統,所以領隊的小隊長試圖勸降這些野人,然而這些野人竟然不愿投降,反而將手中的竹矛擲向皇軍。

        小隊長大怒,立時命令銃擊。銃聲過后,小隊長持刀沖上去,一刀砍斷了一名尚站著的平埔人脖子,然后震天價的一聲虎吼,將那平埔人垂下來的腦袋整個砍飛出去。

        同樣的場景在方圓數里的戰場上演著,除少數平埔人長得跟飛毛腿似的逃進了東南方向的林中,其余平埔人基本被殲滅。

        徐興為了擴大戰果并迅速結束戰斗,命令所部三個中隊不要管零散敵人,集中追擊逃向林中平埔人,務必將這些膽敢不遵皇軍之威的野人全部消滅之。

        但是,熊本中隊長似乎有些遲疑,他對徐興道:“閣下,野人似乎是故意想把咱們誘進林中!”

        “嗯?”

        徐興聞言眉頭一皺,舉目仔細打量眼前這一片密林,遠遠看去,一眼看不到邊,林中長滿參天大樹,依稀可以看到有平埔人在林中出沒。

        兵法有云,逢林莫入!

        徐興也猶豫了,為穩妥起見他迅速派人將這一情況通報給旅團部。

        “野人能有什么謀略,就算他們真在這林中埋伏了陷井,難道還能打敗我英勇的皇軍嘛!”

        九太爺深信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野人鬧不出妖蛾子,他老人家一心想要擴大戰果,斬個千余級出來,要不然給侄重孫報的“東風,雨”未免有些名不符實,有謊報軍情之嫌。

        參謀長陸建榮建議先派一個中隊入林探查,如果發現不對就及時撤出,再行商議。

        “難道咱們第一旅團還比不上海軍那些馬鹿嗎!”

        九太爺很不高興,這可是他老人家直接指揮的第一次作戰,可不能半途而廢,不然傳到郭七癩子耳中,說是第一旅團叫個樹林子給唬住了,他老太爺一世英名往哪里擺。

        這時,一個情況更加堅定了九太爺的信心。聯隊長馬文慶來報,他率部擒住了數百名平埔野人的女人孩子,其余的嚇的都跑了林子里。

        “他們連女人孩子都管不住了,連房子財產都不要了,說明什么?說明他們是被我第一旅團完全擊敗!諸位,第一旅團的光榮是不容玷污的!”

        九太爺一聲令下,旅團官兵迅速集結進山。

        然而,事實很快證明九太爺錯了,野人是被打的倉皇而逃,可那片密林中也真的有埋伏。

        步兵第一中隊作為旅團先鋒,最先遭到埋伏在林中的野人打擊。那些野人和剛才在平原上的表現截然不同,一個個或是藏身在人高的草叢中,或是爬上樹,出其不意以竹矛和竹箭偷襲皇軍官兵。并且,偷襲之后,這些野人很快就轉移地方,致使皇軍報復性的銃擊往往落空。

        其余各部隊也遭受了同樣情況,一個時辰的時間內,皇軍進展緩慢,不但難以發現大股敵蹤,甚至連自身處于哪個方位也漸漸迷糊。最后,只能憑借哨聲來判斷周圍是否友軍。

        第一中隊官兵慢慢的感到力不從心,入林以后,他們只殺死了十多個野人,可是自身傷亡也達到六人。在此之前的平原戰斗中,第一中隊官兵可是不曾戰死一人的。

        至太陽落山前,第一旅團竟然陣亡數達到了56人,傷員也有84人,這一情況很快被總計匯報至旅團部。

        “閣下,密林使我各部隊無法展開,更難以搜尋野人,野人卻可以憑借密林大量殺傷我官兵,我建議各部馬上撤出,封鎖山林主要進出口,逼迫他們投降!”

        陸建榮身為參謀長官,必須履行自己的義務,戰斗不能再持續下去,否則對于第一旅團官兵而言,就是一個不斷被放血的過程。

        九太爺總算清醒過來,他吱吱唔唔的同意了陸建榮撤軍的建議,并讓后者總負責。

        隨后,在陸建榮的安排下,各部陸續從林中撤出,并由兩個中隊官兵封鎖了這片山林的兩處主要出入口,其余各部退入平埔人的寨子休整,搜尋物資。

        被俘虜的女人孩子被安置在寨子西南邊,陸建榮秘密部署了兩個中隊官兵掩藏在這一帶,可惜當夜野人并沒有來救這些女人孩子,否則當有很大戰果。

        其后數天,第一旅團嘗試了幾種方法試圖將藏在山林中平埔人逼出,但無一成功,只能繼續封鎖。

        與此同時,陸建榮建議將第一旅團真實情況向大本營上報,但九太爺卻說第一旅團損失并不大,無須上報。九太爺認為野人倉皇上山,根本沒有攜帶多少糧食,所以只要第一旅團繼續封鎖下去,野人最終還是被逼出來。

        可到底要封鎖多少天,九太爺心里就沒數了,他老人家現在對野人真是恨之入骨,你說這幫野人好好的出來受死不行么,非要跟他老人家躲貓貓,鬧的他老人家情緒大大滴不好。

        此后數日,仍是沒有任何進展,野人似乎消失在山林中一般,派進去的幾支偵察小隊都沒有發現野人。

        隨著時間的流逝,第一旅團也有點吃不消了,原因是平埔人的寨子里并沒有多少糧食。

        陸建榮估計,最多十天,如果平埔人仍不下山,第一旅團就得解除封鎖撤退,不然全旅團官兵就得餓肚子了。

        軍中也鬧起了瘟疫,好在隨軍攜帶了不少藥草,瘟疫并沒有蔓延,但是也影響了軍心士氣。

        種種跡象表明,第一旅團的首戰很可能虎頭蛇尾。

        就在九太爺和旅團軍官們商議如何解決缺糧問題時,寨子外忽的傳來敲鑼打鼓聲,隨后就有士兵來報,說是監軍魏公公聽說大捷,特地從嘉義趕來為第一旅團官兵慶賀來了。

        九太爺的臉當時就有些不自在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eodbyk.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达人3d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