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寒門狀元

    第二五〇九章 不出所料

    小擰子等人都出了房間后,朱厚照終于松口氣,現在他終于不需要擔心沈亦兒將他捉奸在床的問題了。

    朱厚照心想:“現在是考驗我口才的時候了,若是能把皇后糊弄過去,那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

    等人都出了屋子后,朱厚照笑著問道:“皇后,你不覺得這褻衣有些眼熟么?”

    沈亦兒拎著褻衣看了看,隨后一把丟到地上,道:“都一個模樣,有什么眼熟不眼熟的?你不會真的是偷了我的……哎呀,你可真惡心。”

    朱厚照笑道:“得不到你的人,只好以物來慰藉相思之苦,若是皇后你肯早早答應,朕需要如此嗎?朕其實也是因為太過愛慕你……”

    說話間,朱厚照往前靠了靠,想去摸沈亦兒的小手,沈亦兒卻往旁邊躲開了。

    沈亦兒蹙眉道:“你真惡心,這種事也做得出來,怪不得要躲在黑漆漆的屋子里不出來,還好意思讓人在外面看著,難道你沒見過女人嗎?”

    朱厚照道:“以前朕有很多女人,但相比皇后你都暗淡無光,朕對你的心,日月可鑒啊。”

    沈亦兒不想再聽這些令人肉麻和惡心的話,快步出門,甚至到外邊后重重地將房門摔上,顯得她很生氣,而朱厚照在沈亦兒走后心中的大石頭也終于落地。

    “這玩意兒,一看就不是她能穿得下的,這可比她穿的大多了……幸好她覺得惡心,沒仔細查看,不然一定會露餡兒。”朱厚照從地上把褻衣撿起來,仔細看過后,又重新丟回地上。

    隨即朱厚照喝道:“小擰子!”

    小擰子本來在門外有些擔心,生怕朱厚照會怪罪,聽到召喚,趕緊推開門走進來,站在皇帝跟前,靜默不語。

    朱厚照道:“皇后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不是讓你們在外阻攔拖延嗎?”

    小擰子委屈地道:“陛下,正是因為奴婢在外守著,皇后娘娘才察覺有問題,奴婢拼命阻攔過的,但皇后娘娘她……氣勢洶洶,根本攔不住啊。”

    正說話間,門口又傳來聲音,朱厚照馬上緘口不言,生怕沈亦兒折返回來,等見到是江彬在外邊晃悠,才冷聲道:“進來!”

    江彬緊忙進房來,“噗通”一聲跪到地上:“陛下,臣也努力阻攔過,不過被皇后娘娘叫人給拿下了,臣在外邊大喊大叫提醒……”

    朱厚照點頭道:“幸好你喊了,不然她什么時候進來的朕都不知道,哼……真是白養你們這群廢物,做事一點兒都不穩妥……小擰子,你先退下,這里沒你的事情了。”

    朱厚照有事要跟江彬說,直接屏退小擰子。

    小擰子出房門時,順帶將門掩上,不敢湊上去偷聽,還小心翼翼地用目光掃描皇后房間的位置,因為沈亦兒的房間在閣樓對面,中間隔著個天井,所以不太擔心那邊會聽到這邊房間里的動靜。

    房內江彬請示:“陛下,那幾個女人……”

    朱厚照一抬手,不讓江彬把話挑明,防止有人偷聽,輕聲細語道:“人暫時安置在軍中,朕會隨時找她們……若是晚上不行,就白天送到朕的船上,反正皇后跟朕不是同一條船,把事情做好,朕重重有賞!”

    ……

    ……

    江彬明白,當朱厚照說有賞時,無論最后是否有真金白銀到手,但只要把事情做好,朱厚照對他的信任便會進一步加深,那種無形的信任比有價值的賞賜來得更加重要。

    江彬從房內出來,興沖沖便去安排,把幾個女人送上皇帝的坐船并不是什么復雜難辦之事,畢竟侍衛服看起來大同小異,戴上頭盔會遮擋大部分臉,這樣就算湊近看,也難以辨別雌雄。

    之前沈亦兒沒察覺到房內侍衛是女子,便是因為盔甲在身,極具欺騙性,再者沈亦兒對于這種事沒有任何經驗。

    雖然沈亦兒聰慧,察言觀色感覺有問題,但始終是個沒長開的孩子,對于皇帝胡鬧以及臣子獻媚的手法了解不多,也沒人提點,一切只能靠她自己一點點摸索。

    江彬出了驛館后,往不遠處的營地走去,等到了軍營中,許泰已在中軍帳里等候多時。

    “聽說送過去的人出事了?”一見面許泰便緊張地問道。

    江彬點頭:“是出了點岔子……不過現在問題已妥善解決,不知人安置在何處?”

    許泰終于松了口氣,道:“人藏在營內,就算有人前來搜查,也可以第一時間秘密將人送走……現在是把人留下來,還是如之前承諾過的那般,把她們送走?”

    江彬沒好氣地道:“陛下已見過人,且未盡興,怎能輕易把人送走?陛下有交待,回頭秘密把人送上船,陛下跟皇后不在同一條船上,白天有什么事皇后不會察覺,靠岸后人就留在船上,晚上再接出來……神不知鬼不覺。”

    江彬非常自信,覺得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

    許泰想了下,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不過還是有些許疑慮:“這么做是否太過冒險?現在看來,陛下對皇后真的很忌憚,出了事咱可擔當不起啊。”

    江彬冷笑不已:“難道你想讓張苑永遠壓我們一頭?陛下安排張公公找人,說明確實有這方面的需求,如此不但我們會送女人到陛下跟前,旁人也可以,還有那些吃喝玩樂的東西,誰占得先機誰就能得到陛下信任……你在陛下跟前這么久,連這點淺顯的道理都不懂?”

    許泰身為副總兵,本來地位遠在江彬之上,但現在被當面喝斥,只能忍氣吞聲。

    江彬再道:“過去這幾天時間,咱沒機會把女人送到陛下跟前,那是因為張苑看得緊,今天好不容易逮著機會,卻又出了差錯,張苑或許會在這上面做文章……不過這個節骨眼兒上,誰也不敢亂來,畢竟都怕被皇后知道……這事捅出來誰都沒好處!”

    “當務之急,是咱們趕緊為陛下找一些樂子,什么好吃好玩的東西通通都送來,陛下出了京師后沒享受到什么樂子,這正是咱立功的大好機會。”

    許泰眼前一亮:“那鐘夫人……”

    江彬無奈搖頭:“若是那女人識相,我們也不用花費這么大的力氣幫陛下在外邊找女人了……她不肯松口,我們也不能亂來,還是要想別的辦法,不過要趕緊讓她屈從,只要能讓她成為陛下的女人……就算是皇后知道了也沒轍。”

    ……

    ……

    當晚,張苑知道驛館發生的事情。

    不過沒人敢把房間里的真實情況告訴張苑,不過張苑略一琢磨便清楚了,這是江彬給朱厚照送女人,差點被皇后抓個現形。

    張苑冷笑不已:“這江彬居然敢在咱家眼皮底下動手腳,他這是不想活了!”

    前來通知消息的李榮道:“張公公的意思是……江彬給陛下送了女人?可問題是現在只是傳聞,沒見到女人在何處……當時皇后娘娘在房中什么都沒發現,難道人是從窗口逃出去了?”

    張苑氣惱地道:“這個問題還用得著咱家解釋?分明是當時房間里那些侍衛有問題,女人穿上盔甲,沒法展示優美的身姿,又是在黑燈瞎火的情況下,稍微掩飾自然就糊弄過去了,有何稀奇?”

    “哼,江彬這小子的手段,咱家早就摸透了,他這種障眼法,也就是欺負皇后沒經驗,才沒發現端倪,若不然他定會被陛下遷怒……嗨,當時怎么就沒捅破呢?”

    本來作為奴才,都應該希望皇帝、皇后夫妻恩愛,皆大歡喜才對,而張苑卻恰恰相反,站在他的角度,最好這件事當場揭發出來,皇帝跟皇后產生矛盾,皇帝再把責任推到當事人身上,將江彬降罪,這樣才符合張苑的利益。

    李榮道:“可惜沒機會了……當時公公您又不在!”

    張苑罵道:“咱家不在,難道你不會辦事么?小擰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包庇江彬?”

    李榮糾正道:“擰公公當時可是領了皇命,不得不遵旨行事……”

    “效果還不是一樣?”

    張苑板著臉道,“不過有了這第一次,江彬后續肯定會第二次、第三次把女人送到陛下跟前……現在咱家既然知道是江彬在背后搞鬼,豈能輕饒他?趕緊派人去調查,江彬把那些女人藏在何處,定要把人找到……給咱家盯好了,看他何時給陛下送去,到時讓皇后再來一次捉奸!”

    ……

    ……

    張苑的計劃很瘋狂,至少在李榮聽來如此。

    為了實現打壓江彬的目的,甚至不惜揭皇帝的老底,充分是利用皇帝跟皇后間的矛盾謀利。

    “這個張苑,不會瘋了吧?作為奴才,想的卻不是奴才該想的事!”李榮覺得自己找錯了人合作,萌生退意。

    就在李榮準備回去休息時,卻見李興匆忙而來。

    李興見到李榮后將其拉到一邊問道:“陛下那邊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察覺到什么了嗎?”

    李榮道:“能察覺什么?不過是一出鬧劇罷了,至于具體是何事,沒法跟你細說。”

    李興皺眉:“你這是想亂來嗎?不是說好了……”

    “噓……”

    李榮食指豎到唇前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李興才有意識地壓低聲音:“說好了這一路上咱們共同進退的。”

    李榮搖了搖頭,輕聲道:“這么說吧,現在江彬跟張苑斗法,為了在陛下跟前邀寵,什么事情都做出來來……咱最好是隔岸觀火,他們起沖突跟咱何干?你我都沒那資格,誰讓陛下寵信的人不是你我,而是那兩位呢?”

    ……

    ……

    次日重新登上南下的船只后,朱厚照便正式進入吃喝玩樂模式,因為一場邀寵的戰爭開打了。

    無論是張苑還是江彬,又或者小擰子,都對邀寵有一定想法,倒不是說一定要送女人給朱厚照,因為皇后就在左近,有些人根本不敢冒險,但刨除女人之外還有別的玩樂之物,這些不會犯禁。

    隨即朱厚照的行程便一再被耽誤,早上朱厚照出發的時間變晚,歇宿則提前,本來一天可以行船四十里,現在連三十里都達不到,許多時候都是二十里出頭,哪怕朱厚照在船上并不需要承受顛簸之苦,但南下進程卻一步步放緩。

    “……沈尚書,陛下從京師出發后,比預期走得慢多了,本來計劃九月中下旬可以抵達新城,現在看來可能十月上旬都未必能成……”

    這天早上在新城舉行的例會上,沈溪公布朱厚照南下行程,唐寅在人前做出如此評論。

    他的話代表著軍中很多人的想法,將領們自然能分辨出朱厚照行進快慢,行船一天二十里,比陸路慢太多了,要到江南來恐怕要兩個月以上。

    張侖道:“陛下延遲到來,城內準備事宜是否先放緩?免得陛下到來時,一些準備已過時……”

    朱厚照要到新城,唐寅安排了煙火表演,并準備有旌旗和張燈結彩的東西,很可能因為時間延后而用不上,等到來時這些東西會因為受潮或者字跡褪色,配套的服裝也因為換季沒法用到迎接慶典上。

    沈溪沒回答,旁邊唐寅道:“該準備還是得準備,若是陛下接下來加快行進速度呢?”

    在這問題上,顯然唐寅太過樂觀,沈溪就差告訴他,朱厚照南下的速度只會越來越慢,因為皇帝出來時間越久,越會沉迷逸樂,想快也快不了。

    張侖想了想,道:“但就怕一些東西過了時間不能用,難道要多準備幾批,隨時能派上用場?”

    這問題沒人能回答,最后所有人都看向沈溪,只有沈溪有資格做出決定。

    沈溪道:“該準備還是要準備,但在維護上需要下足功夫。我們現在建造城池,不在于迎接陛下,而是把自己份內的差事做好,建造一個讓自己和家人滿意的工作和居住環境,至于陛下幾時過來,不需要你們擔憂。”

    ……

    ……

    唐寅希望皇帝早點來,免得夜長夢多,但有的人卻不希望如此,因為皇帝會帶來很多不利的變化,諸如新城的日常運作會受到嚴重影響,再比如說需要分派更多人手負責安防之事,再比如說倭寇有可能會對新城發動騷擾。

    機會跟危機并存!

    沈溪沒有對手下交待太多,迎接圣駕的計劃一個都沒有,在他看來,朱厚照來不來新城影響不大,最好是別來,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以自己的方式運作這座城池,而不是把主導權交還皇帝,或者是皇帝身邊那幫佞臣。

    “沈尚書,之前眾多將領面前,您沒透露太多訊息,是否該對在下有所囑托呢?在下畢竟專司負責迎接圣駕之事。”

    唐寅作為軍師,在蘇通和鄭謙到來后,聲望受到損失,現在急需在沈溪面前證明自己的才能,迎接圣駕在他看來是最好的表現機會。

    別人可以輕慢,他唐寅不可能不管。

    沈溪眨了眨眼睛,有些難以理解:“該說的,之前不都說清楚了么?陛下來的時間沒法確定,迎接準備也只需要按部就班進行便可,難道修好的行在幾個月時間內便會坍塌,或者安排迎接的軍民會在這段時間內離開不成?”

    唐寅很苦惱:“為何沈尚書對此事漠不關心?”

    沈溪道:“我并非不關心,而是知道做什么事都要有度,陛下幾時來我們主導不了,若非要強行干涉,會帶來諸多影響,我們的當務之急是造船跟倭寇交戰,而不是迎接陛下,難道要讓一件次要的事情,影響我們主要的工作?”

    或許是沈溪覺得唐寅對于迎接圣駕太過執著,說話的語氣有些重,畢竟在他看來,這里一切歸他調遣,不能說你唐寅覺得迎接皇帝重要,一切就要圍繞著這件事展開,這樣會嚴重影響并拖累新城建設。

    “知道了。”

    唐寅說這話時有些不甘心,兩人之間始終有理念上的差異和沖突。

    沈溪搖搖頭:“過去這些年,我南征北戰,不可能兼顧朝廷內每件事,所以我養成了習慣,只做當前最重要之事,就算有些事未來很重要,也得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完成才可……”

    “若是陛下很快就要抵達新城,我自然會安排你加緊準備,但現在有可能面臨的情況是……陛下幾個月都未必會到來,現在就把此事提到優先的位置上,是否太早也太過冒失了些?”

    唐寅行禮:“在下受教了。”

    沈溪道:“伯虎兄,我知道你為了迎接圣駕殫精極慮,但松弛有度方為持久之道,你不妨先好好休息兩天,別把差事看得那么重……你以后做官的時間會很漫長,表現的機會多的是,無需急于一時。”

    唐寅聽到這話有些懊惱,覺得沈溪對他有所誤會,但一時間又不能辯解,畢竟這意味著挑戰權威。

    現在的唐寅已學會隱忍,在很多事上明白自己的職責所在,不會沖動到撂挑子或者是做過激之事。

    沈溪笑了笑:“你家里人不是到新城了么?給自己放幾天假,現在迎接圣駕之事不那么著急,留給你的自由時間相對多了些,等休息夠了便回來幫我處理一些軍務,我倚重你的地方還有很多!”

    ……

    ……

    沈溪對唐寅表現出足夠的信任,但唐寅依然不放心,因為他意識到自己并非不可替代。

    如此一來,沈溪說是讓唐寅休息幾天,但唐寅一天都沒給自己放假,愣是做到準備迎接圣駕事宜和幫助沈溪處理軍務兩不耽誤,做事兢兢業業,每天都能見到唐寅起早貪黑干活。

    這一幕讓沈溪大發感慨,唐寅真的變了,很多情況跟歷史上完全不同,曾經的狂放浪子成為如今這般恪盡職守的官員,朝中似乎會多一個會辦事的名臣。

    很快十天過去,皇帝一行仍舊走得很慢,至于朱厚照在路上做什么,新城這邊原本不可能知曉,但沈溪卻心知肚明,多半跟皇帝沉溺于吃喝玩樂之事有關,其實對于這一點他早就料到了。

    “當初那小子立下雄心壯志出征西北,結果在半路便胡鬧開了,當時我還在他身邊,他跟女人鬼混到連正常行軍都一再延誤,甚至差點影響大明國運……這種性格的皇帝南巡視察,不是給他機會趁機**?”

    沈溪很無語,朱厚照到底沒逃過預判,他本以為隨著年齡增長正德皇帝品性會有一定好轉,尤其是現在沈亦兒已在慢慢改變朱厚照,但結果發現,沈亦兒的出現只是讓朱厚照在某些事情有所收斂,但讓其徹底轉性,好像有些想多了。

    或者沈亦兒并不具備改變皇帝的能力。

    “大人,目前了解到的信息,張苑跟江彬的矛盾已公開化,陛下公然將一些女子接到船上……”

    皇帝跟前很多人都不了解的情況,沈溪這邊都一清二楚,便在于江彬和張苑等人很多做法并不高明,只是欺負沈亦兒少不經事,在皇帝跟前一葉障目,若是換作沈溪,這些陰謀都不會得逞。

    云柳負責的情報系統將皇帝南下細節調查得一清二楚,云柳道:“地方官員和將領通過陛下身邊人進獻當地特產,以及女人和戲班子等,京城那邊則有人串聯,試圖讓張氏外戚重新獲得權力,前兩日已有人上疏,可能幾天后便會有結果。”

    沈溪道:“這些家伙在陛下出了京城后便原形畢露,難道他們以為自己可以就此改變大明局勢,而將謝閣老和我視作無物?”

    云柳請示:“大人,是否對京城的事情做出反應?可以派人跟陛下建言,干擾這些人的陰謀詭計。”

    沈溪搖頭:“事情尚未發生,我沒必要過早做出反應,只需見招拆招便可。”


    本站域名變為  www.eodbyk.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达人3d手机版